Google
搜索www 搜索http://www.apipes.com
 

lead your life 引领你的生活  关于顶级建筑物室内生态环境的综合解决之道   引领世界生态建筑物室内环境综合解决方案

主页 辐射空调系统 中央空调 供暖系统 热水锅炉 空气处理机 水处理设备 建筑节能系统 电热除雾镜 电热毛巾架 典型工程 生态住宅专栏 合作与招商 工作机会 特惠商品推介 公告栏 English 网站地图

上一层 饮用水趋势 水污染与疾病 饮水的误区 国家饮用水标准 纯净水概念 对纯净水看法 无胆饮水机缺陷 水污染种类 喝健康水 饮水与健康 重金属污染 水与疾病

 

国家饮用水标准----一个已经跟不上时代步伐的标准
邬芮芳

摘要:本文讨论了国家饮用水标准现今的地位和作用,说明了改变国家饮用水标准的必要性。

关键词:国家饮用水标准,国家饮用水标准现状

现行《生活饮用水水质标准》是从确保饮用水感官性状良好、防止介水传染病的暴发、防止急性和慢性中毒等三个方面来检测的。

饮用水的感官性状不良,会使人产生视觉上的不安全感。我国的饮用水标准规定,饮用水的色度不应超过15度,即水应无色,无味,呈透明状。如果发现饮用水出现浑浊,有异味,即表示水已污染,应立即进行检疫。这个标准检测指标主要针对大肠杆菌、挥发酚、重金属等,内容十分有限,有许多对人体有害的化合物、特别是有机污染物未列入检测标准之内。但是近二十年来,经济的高速发展使有机污染物在自然界的排放急剧增加,其种类也大大增多,成为人类健康的重要威胁。目前人类合成的化学物质已近1000万种,其中经常使用的有七八万种,由于生产、使用和废弃过程中的不当行为,这些化学物质对大自然造成了污染,进入食物链,通过饮水和食物进入人体。美国环保署提出水体中应优先控制的污染物为129种,其中114种为有机污染物;目前,美国饮用水标准有将近150项检测指标。而我国现行的自来水检测指标只有30多个。微量的有毒有害物质如藻毒素、苯酚等对人体的主要危害表现在“三致”,即致畸型、致癌、致突变。例如,我国一些湖泊、水库受到富营养化污染,藻类过量繁殖,而部分藻类能产生微囊藻毒素,它能引发急性肝中毒,一些地区肝癌发病率偏高就与饮用水中的微囊藻毒素有关。除了标准滞后外,目前的生活饮用水水质至今还只有行业标准,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国家标准。饮用水水质管理涉及水利、建设、环保、卫生4大行业,取水归水利部门管,污染归环保部门管,自来水厂归建设部门管,各部门虽然都有相应的水质规范或标准,但基本上是“铁路警察各管一段”,其适用范围和权威性根本无法和国家标准相比。例如卫生部发布的《生活饮用水卫生规范》,96条检测标准中有62条属于“参考标准”,要求“必要时检测,实际上众多小型水厂、尤其是广大的农村地区无法依照执行;建设部编制的《城市供水水质标准》虽然有101条检测标准,但限于检测手段和管理权限,也只能在一些有检测条件的大城市自来水厂执行。由于受经济和科技水平的制约,新的国家生活饮用水水质标准适用对象目前还不可能扩大到水源地水上。国家相应政策的匮乏中国社会正处于变化最快的时段,诸种政策本该适时而变,而政策的滞后,是对公众应得福利的一种变相剥夺,像饮用水标准、税收起点征点等属于公益事业,是需要政府部门付出的,而政府为了避免“付出”,就让不去理会它。而像美容美发、月饼等等,把握住标准的制定和修改权是能给自己带来利益的(制定标准就是发放许可证),所以自然会很积极的对待,修改的频率也很高,这个现象应该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我国目前实施的国家饮用水标准是1985年8月由卫生部颁布,1986年正式实施的。检测标准共35条,距今已近20年时间。按照我国“标准化实施条例”有关条款,标准实施后,制定标准的部门要根据科学技术的发展和经济建设的需要适时进行复审,标准复审周期一般不超过5年。1995~1997年间,卫生部和建设部两次组织专家修订该标准,并报国家质量监督总局,但都因种种原因被搁置。2000年卫生部再次组织力量对饮用水卫生标准进行修订,但至今仍无结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准化实施条例》的规定,标准实施后,制定标准的部门应当根据科学技术的发展和经济建设的需要适时进行复审,标准复审周期一般不超过五年。1995年和1997年,卫生部和建设部曾两次联合组织力量对饮用水水质标准进行修订并上报到当时的国家质量技术监督总局,但均因未能协调一致而搁置。 2000年,卫生部再次组织对水质标准进行修订,也因为协调意见不统一,没能作为国家标准发布。于是,卫生部在2001年7月以部名义发布了《生活饮用水卫生规范》(以下简称“规范”)。“规范”提出了96个检测项目,但其中62个项目(大多为有机污染物)均属于非常规检验项目,也就是说,根本不具有强制性。不仅如此,由于对供水企业等没有足够的约束力,加上“很多卫生监督部门的仪器设备还不如自来水公司”,“规范”中的非常规检验项目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形同虚设。 2002年7月,卫生部发布了《生活饮用水卫生规范》。建设部也于2004年编制了被称为“行业标准”的“城市供水规范”。但无论是卫生部的规范还是建设部的行业标准,其权威性都无法和国家标准相提并论。在目前国家标准、部门规范、行业标准并存且差异很大的情况下,相关企业当然就低不就高,以避免增加企业经营成本。长期不变的饮用水标准带来的问题 1985年我国制定的国家“生活饮用水标准”中规定的无机物检测标准较多,但对有机污染物的检测标准很少。而20多年来,经济的发展造成新的有机物在自然界的排放量大大增加,种类也增多,成为损害人类健康的重要威胁。世界卫生组织已提出,鉴于有机污染物的增中和检测技术的进步,各国应及时重新审查和颁布有关有机污染物检测标准。我国目前许多自来水厂的生产工艺还是发达国家几十年前甚至上百年前使用的工艺。而许多发达国家早已使用能够去除微量有机污染物的氧化、吸附、生物降解等综合工艺。有人认为这需要很高的投入。其固定资产投入大约是200元左右,生产一吨合格的饮用水的流动成本也就比现在增加0。2元,而这些投入完全可以通过提高水价来回收。由于标准的长期不变,因此达到国家标准的饮用水,却不一定是干净的饮用水。据《重庆晨报》等媒体报道,长江水中有机污染物的种类达到50多种,嘉陵江水中有机污染物的种类达到60多种,而有机污染物一般都具有毒性,可能干扰生殖系统,甚至致癌。一直参与此项研究的第三军医大学舒为群教授称,江水中“暗藏杀机”。受到饮用水安全问题困扰的绝不仅仅是重庆。复旦大学预防医学所与中国科学院武汉水生生物所曾针对江苏某肝癌高发地区进行藻类毒素危害健康的调查研究。课题组自1991年开始,对一个9万人的人群进行长达10年的跟踪调查后发现,该地区居民饮水中含有的微囊藻毒素-----浮游生物如蓝藻等产生的一种慢性毒素---使癌症发生的可能性提高了近10倍。领衔此项研究的复旦大学预防医学所俞顺章教授说,在某个人口约100多万的肝癌高发地区每年都有500多我肝癌患者死去,其情形“令人触目惊心”。他还说,微囊藻毒素对儿童的毒害尤为厉害,在胎儿时期可能就已经产生作用,某地竟然有90%以上小学生的肝功能至少一项指标不正常。国内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公共卫生专家还说,各地不时有水质出现问题甚至引发疾病的情况,但由于报告制度不完善,很多地方又担心影响声誉,一些问题就被掩盖在了地方,中央政府和公众都无从得知。按照现行的国家标准《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重庆也好,江苏的肝癌高发地区也好,以及其他一些城乡地区,尽管其饮用水已经对居民的健康构成威胁,却很有可能是符合要求的。原因在于,依据卫生部1985年制定的这部国家标准,检测项目仅有35项,其中有机污染物仅有2项,农药仅有2项,至于藻毒素的指标,更未作出规定。上海市曾经在黄浦江水源中检测出400多种有机化合物,“这样的水喝下去,肚子里面都可以开化工厂了”。上海市政府只好拿出大量资金,将取水口上移。而污染如此严重的水质,竟然也符合国家标准的要求!政府的反应如今,饮用水的安全问题已经引起了高层领导的密切关注。嘉陵江和长江水源污染的相关报道出来以后,重庆市委书记黄镇东、市长王鸿举在批示中要求“控制持久性有机物污染长江、嘉陵江水质,保障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胡锦涛总书记也作出了重要批示:“饮用水安全问题关系到广大人民群众的健康,必须高度重视。要通过科学论证,研究采取治理污染源、改进自来水净化处理等措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把以人为本真正落到实处。” 3月5日,温家宝总理在十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郑重承诺“让人民群众喝上干净的水”。3月23日,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2005-2006年农村饮水安全应急工程规划》,计划再解决2000多万农村人口的饮水困难,并且“优先解决对农民生活和身体健康影响较大的饮水安全问题”。水利工作的重点也在发生转变。3月22日,第十三届“世界水日”和第十八届“中国水周”的第一天,水利部部长汪恕诚公开提及,目前我国农村有3亿多人的饮水安全存在问题,其中1.9亿人的饮用水中的有害物质含量超标,保障饮水安全、维护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将作为今后一个时期水利工作的“首要任务、当务之急和重中之重”。在这种情况下,建设部开始编制行业标准《城市供水水质标准》(以下简称“行标”)。目前,“行标”已经获得建设部批准,将于今年6月1日起正式施行。 “行标”一共有101个检测项目,对水源水要求检测部分项目,对出厂水则要求检测所有项目。与20年前制定的国家标准相比,“行标”增加了很多有机污染物的项目,以及耗氧量这个判断饮用水中有机物总量多少的重要项目,微囊藻毒素这个项目也将于2006年6月起进行检验。对于国家标准中本来就有的一些项目,“行标”的要求也更加严格了。例如,“臭”和“味”项目在原有的“无异臭异味”之外加上了“用户可接受”的要求。又如,国家标准规定砷的含量不超过0.05ppm(毫克/升),“行标”则调整为0.01ppm.可别小瞧这个似乎不起眼的变化,因为饮用水的每一个检测指标都关系着健康,牵动着人心.在美国,克林顿政府组织各机构专家论证后支持0.01ppm的标准,但布什执政后迫于工业财团的压力等因素,重新把标准调回0.05ppm,以节约水处理成本,结果引来科学界的一片批评之声。随着“行标”的施行,供水企业将面临极大的压力。兼任中国给水排水学会给水深度处理研究会理事长的王占生说,目前只有上海、北京、深圳等大城市的供水企业具备“行标”所要求的检测能力,很多中小城市供水企业的现实选择则是送样到大城市进行检测。对一些污染比较严重的城市饮用水源,例如上海的黄浦江、广州的流溪河、包头的黄河水、无锡的太湖水等,还必须进行深度净化处理,如采用先进的臭氧-活性炭工艺,才能达到“行标”的要求。尽管投入不菲,面对水源水质的恶化,深度处理将成为越来越多供水企业的必然选择。例如,重庆水务集团就在3月2日宣布,从今年起在该市实施的“净水工程”方案中增加一个深度净化处理的新方案。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饮用水水质也日益关注。喝上“健康水”,已成为越来越多的人的希望。毋庸置疑,我国目前的饮水标准在保障健康方面存在不足,不能适应随着工业生产发展水污染物种类不断增多、不断趋于复杂化的形势,同时,对水中有害物质在人体内长期富集导致的危害也缺乏研究。此外,传统的饮用水处理工艺也存在明显不足。这一切,都要求我们在更高的层次上审视饮水安全问题。从多学科的角度,建立和执行更全面更严格的饮用水安全健康评价体系。不仅让人民喝上干净水,更让人喝上“健康水”。

   
 
感谢您对瑞恒生态建筑系统的兴趣
咨询、订购、合作、加盟、建议,请您电话垂询或发电子邮件给我们
我们的电邮信箱是 apipes@apipes.com  或加我公司微信号 laihengshiye  或扫我公司微信号

Your comments and questions are important to us.
Questions, quotations and comments about Fortune Lifes super luxury ecological building system and products.
版权所有(C)2004-2019 上海莱恒实业有限公司
© 2004-2019 Fortune Lifes (Shanghai) Industries Co., Limited. All right reserved.

电话(Tel)+8621 64284559   64284879   18964042108  18964051752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田林路130号18号楼南,邮编:200233

Address: South 18th Building,130 TianLin Rd, Xuhui District, Shanghai 200233, P. R. China

保密条款  法律声明  沪ICP备07003259号